查看完整版本: [-- 致曾老 - 金于老先生. --]

译林论坛 - 翻译中国 -> 管理版块 -> 致曾老 - 金于老先生.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Koloya 2009-04-29 23:20
曾老,

十分高兴再次看到您的精文。不仅是因为可以继续受到您对英俄文学翻译所对我本人产生的益响,也安心的知道您的近况。这不只是论坛改版之后的一件重要之事,也是我自己终于能安下心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阅罢您的两封信件,感触良多。您一直称我是您的“伯乐,知己”,实在受宠若惊。因我本人并非从事翻译事业,只是一个渺小的对翻译有着浓厚兴趣的爱好者。加之工作繁忙,生活琐碎,心情浮躁,从未能有机会多与各位翻译朋友交流讨论,这才建立了译林论坛,以提供给各位翻译爱好者交流学习的一个平台。

我本人主要从事国际贸易行业销售管理工作,也分别不同程度的涉及过翻译(包括笔译,交传及本地化等),旅游(国际导游),以及文学论坛(英美文学之家 www.e-Literature.com.cn )等方面。然而由于兴趣过于广泛,很难集中与一个方面加深钻研,所以经常处于不尴不尬的状态。对此经常反省苦思,奈何没有良师指导,现今中国浮躁风气盛行,我也倍受这种风气的打扰,故一直以来苦无出路,难以长足进步。

您一年前的出现的确对我影响不少。由于从商甚早,我一直认为由于国际经济一体化对中国精神文明的劣势影响,几乎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工作者,乃至社会人士,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功利主义,虚荣心等方面的影响。从各翻译论坛,各文学论坛都能看出 - 大部分翻译者并非因为热爱文化碰撞而投身翻译,大部分文学爱好者也并非因为心中不灭的文学梦而站在一起,却是因为为了更好的工作,为了能赚更多的钱。这不得不是70一代,80一代的我们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的现实。
您持之以恒的文章与恒心是我最敬佩的地方。作为网站管理员,每天忙碌的工作与生活琐事之后,我想的就是懒懒的躺着休息一下或聆听一下音乐。很少有继续写文与探索文学或翻译的心情与冲动,不说一次两次,如果像您这样几十年如一日,把翻译当自己真正的人生事业来做。仅凭这一点,就让我望尘莫及。

尽管投身商业,我依旧有不可放弃也不愿丢弃的精神理想。今年我终于一尝夙愿能进入陕西师范大学学习攻读专业教学英语研究生学位,这也给了我一个更加充实与发挥自己的宝贵机会。希望未来的时间里,您能够给我更多的指导方向与启示,我十分珍惜能与您共同进步的这些机会。

对于伯乐,知己一称。我一直尊重您为我的导师,还有很多的翻译理论与问题想多从您的文章与交流中获知。还望您勿要高抬我,有时我有小子狂言,还望您多多见谅。对于金于专区的整理工作会在适当的时候进行,我当然也希望能有更多的爱好者加入我们这里进行讨论交流与学习,然而这种风气能够改善时,也是我们大家都能欣慰与高兴的时候。

希望整理之后的金于专区更利于阅读与查阅。出版一事我能力有限,恐怕没能帮上什么忙。只是希望能给曾老提供一个方便而快捷的平台发表文章,这样也可以在未来的时日里,让有视之士能简单明了的发现您的精文。

廖廖几句,不能抒尽想尽之言。还是衷心的望您能保重身体,顾全健康,在晚年能够万事如意,多给后辈留下更多可以学习与钻研的文章!

此致
      敬礼

晚生:Koloya
于2009-04-29晚

金于 2009-04-28 22:37
Koloya同志,您好!
您一周前的信我今天才看到,这还是我女儿从美国每周一次问候的电话里提醒我的,她每次打电话前都上网看我写没有写新文章(因为太忙,她大都只看一眼标题)。谢谢您对我健康的关心,也原谅我上网时的疏忽而耽误了及时回信。
我曾经得过大面积的心肌梗塞,十年来我一直采用保守疗法,勉强维持自己多年来的亚健康状况,由于自己特殊的兴趣与习惯,我用读书写作作为一种主要的“养生功”;又因为睡眠少,每夜必需起床写电脑一、两个小时。如果感到身体明显不适,就想法提前预防发病。比如去年四月到十月春暖花开、桃红柳绿、风和日丽的季节,我每天步行五里去南湖。最近我也两次感到发病的前兆,我又需要去南湖“适当运动”了。总之,我争取多活几年,多给论坛写点经常还有网友愿意看的文章。
我半月没有发帖,是因为论坛改版后我多次上网登陆没有成功,直到我儿子从天津探亲回家,才帮我解决了问题。不知为什么,用同一个密码,他顺利地帮我发了新帖,而我多次都没有成功?老来学电脑,水平总提不高,用电脑,感到迟钝与吃力。对了,对于您的盛情邀请我参加QQ活动,我也只好谢绝了。请您原谅。晚安!金于2009年4月28日10点半发稿


金于 2009-04-29 05:52
再致Koloya同志

Koloya同志,您好!
给您发了“复信”就上床睡觉,似睡非睡,半睡半醒,四个来小时就又醒来了,接着就开始遐想,不如起床上电脑。此刻是凌晨四点二十分,我给您写第二信。
您在信的开头愿我“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一般可以看成客套话,我却真的看成是友情与出自真情的祝福,因此我在“复信站长同志”认真(虽然简单)地写了自己的“亚健康”与“保守疗法”。现在我还要回复您对“心想事成”的祝愿,不仅是由于我早就认为您是我的“伯乐”或“知己”(虽然我至今也不知道您的真名实姓),还因为这话的确触动了我的“心事”。
您(也许还有其他网友)从我的文章中就会知道,我现在最大的一件“心事”就是担心《长征出版社》出版的十几本“译注”的书以后会被人当成“抄袭”的东西自生自灭,因为世界文学名著“假重译”、“真抄袭”的东西的确存在,而且不少。鱼龙混杂,真假难辨啊!
我退休后选择重译世界文学名著,是经过反复考虑的。我一直知道出书的艰难,因此我选的大都是教育部规定或推荐的中学生课外读物。我写的序言与译后随笔也都照顾到他们的水平与需要。但我以前总觉得,只要我认真负责,把书译好,以质取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翻译的东西只会越来越被承认。“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嘛! 我总希望有一天,不仅会遇到更多的伯乐或知己,还会遇到能帮助出版书的“贵人”(社长、总编、企业家)。
这里我不由得又想起十年前帮助我出版高尔基《童年》的王金亭同志。他当时任时代文艺出版社副总编,我非常感激他。关于这一段翻译与出书的经历,我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但一言难尽,我以后一定要详细写出。此刻是5时40分。早安!金于匆就。

金于 2009-04-30 14:50
谢谢,以后我回信。金于

金于 2009-05-04 22:02
三致站长同志
Koloya同志,您好!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祝节日好!
从你一年多来对我的文章多次发表的评语与反应中我就认定你是一位好学上进、工作勤奋、作风稳健、年轻有为的中、青年同志。你这次在网上来信中又真诚地、真实地给我介绍了自己的一些情况,我非常高兴,谢谢你的信任!我一定要更加努力为论坛写稿,不辜负你对我的鼓励。我现在更加深信,我没有交错像你这样的网友。虽然你一直、多次表示自己不是“伯乐”,但你至今是我在网上对我的文章最先、最多表示好感与鼓励的同志,我仍然要称你为“伯乐”,虽然我也一直不敢以“千里马”自许。让我们在网上做真正的“知己”与“忘年交”吧!愿我们在网上来往的“公开信”与文字、文章都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78岁的我,既然以真名实姓上网,就早已决定为自己的文章承担责任,也早已做了各种思想准备。你办网站,更是责任重大。希望你在做一个优秀的研究生的同时,把网站办得更好。我相信你这方面的能力。在这方面你还是我的老师!我要向你学习,特别是电脑知识。衷心地祝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学习进步,事业有成!金于2009年5月4日夜
附:我建议把我写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续1与你附上的信移前,最好把你的这封信单独公开发表。又及。

Koloya 2009-05-05 18:17
曾老,

非常感谢您的美誉与鼓励之词. 谢谢您在写稿的忙碌生活里,仍然抽出时间来给我回信.

若您愿意与我真正的做"知己"与"忘年交",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所希望的事情. 能遇到您这样的前辈,老师,翻译家及知己. 也是我所幸运的!

希望我们能经常交流,我依旧会特别关注金于专区每次发表的精彩文章. 希望您接着为我们贡献更多更好的论文文章!

另,我已将我们的信件,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前文与续1,2,3合并. 并且置顶在本版. 谢谢您的提醒!

金于 2009-05-08 02:46
谢谢!我将回信。金于

金于 2009-05-08 04:19
四致站长同志
Koloya同志,您好!
最近我在信里与文章里多次提到我经常想到的责任问题,因为它特别重要,因为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几乎都有过这方面的经历。“言多必失”,“祸从口出”这类谚语俗话是历史教训的真实记录。何况“精神文化商品”的“文责自负”,也应该是作者自觉的意识。因为怕自己的书自生自灭,我后来(在最后两本书)也请了张达明与杨镇雄两位老友为我作序,书里还登了《译者简介》。这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实在出于无奈。但我始终警惕自己,一定不要说谎,一切都要经得住时间的审查与考验。例如《译者简介》的全部内容都是真实可信的,读者还可以从反面知道我的明显缺陷:我的学历低,大学只学过两年多,以后从未进修深造;更没有留过学,作为外语教授与学校校长却没有留学与出国访问的经历,所读学校不是名牌,以后也没有当过博士导,也一直没有得到政府津贴,等等。另外,我也时刻提醒自己,应该谦虚谨慎,特别是在学术交流的过程中,更不要惹是生非,尽量避免因为我的文章而给论坛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有这些,聪明的您是会看到的,因为我在你办论坛的成功实践中看到或感到了你稳健的作风。半夜起床,随意写此,聊表心意。晚安!金于

金于 2009-05-09 06:04
五致站长同志
Koloya同志,您好!
这几天看到许多网友对你(我)的信感兴趣,人气指数最高,我也愿意与你谈心,所以起床后就又给你随意写信。
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常收视央视二频道(从夜里9点半到11点),这两天的《今日观察》介绍与评论了网上议论纷纷的一则新闻:蔡伟(高中生,下岗,人力车夫)直接进复旦大学读古文字学的博士,他的导师裘老先生被誉为“伯乐”。这件事觉得很有意思,我想你也看到了吧!?现在虽然大多数被调查的人对这件事表示支持,但几乎都被看成难以推广的“个案”或“童话”。但我认为,要想这个文化学术界的趣闻轶事成为永久的佳话美谈,需要继续有各种客观条件,但首要的条件还是“伯乐”与“千里马”自己,特别是蔡伟同学,他将为此付出多大的劳动与辛苦啊!祝愿他们师生成功,心想事成!于是我也联想到自己!古人云:“盛名之下,其实难符。”我们努力吧!你不感到我最近写作的热情更高了吗?谢谢你!金于匆字,2009年5月9日凌晨

Koloya 2009-05-09 13:40
曾老:

十分高兴又接到您的回复与最近的心情感触。

最近我一直在思索人生目标与坚持这样的话题上。昨晚仔仔细细的回想了翻译中国乃至译林论坛建立两年以来发生过的种种事情,论坛里您对我的影响最为深刻。译林论坛的建立是为了让大家能活跃气氛,积极讨论翻译问题。尽管之后一直人气不佳,回复较少,但仍旧有不少网友光顾,这点从每日进入论坛的专用群的人数便可看出。

您的坚持与恒心一直是让我最钦佩的地方。我本人极少情况会钦佩他人,无论从小到大的父辈,老师,尊长,同学,朋友,同好,领导等。因为个人性格原因,我往往会刻意放大对方的缺点,视对方的优点为应尽之事。这使我养成了一种对完美主义追求的近似刻薄的状态。每一分每一毫都不可放过。

最简单的例子是作为国际贸易销售管理者,我对我的下属要求极为苛刻。他们几乎无一不是英语,国际贸易,电子商务等专业的大学高材生。然而他们对写作方面的重视与关注程度却无一不让人失望,从几年前到现在我带过不下于十多个面试中脱颖而出的精英人才。但仅英语写作这方面,到现在几乎无人使我满意过。
最简单的例子,如若写一篇题为"Regarding to the Export Procedures of Our Co-operaton During the Year 2008"的客户撰文。他们习惯的题目写法甚至即为Regarding to the export precedures of our cooperation during the year 2008.
这样写作并非有很大问题,至少从语法与结构上并无过错。然而看到这样的写作我不禁浑身不适,总感觉一篇从形式上可以完美无缺的文章,有了遍身的毛刺一般。

从内容更是如此,写作的模式化,词语的适用程度,语气的掌控度,对写作交往里尺度与排列的合理组合…… 这些都让我越来越担心中国的英语学习者,对进阶语言知识的掌握与实际应用上。

大概这是因为教育使然,大家并未坚持与思索更深层的学习与自我之间的关系,无法拥有您一样的恒心的原因吧。
研究生复试时,我看到的未来的同学们,也让我生出了隐约的担忧与焦虑。

今晨在翻译群里我发了一通脾气。理由是翻译群里大多是出于私利而寻求商业合作,出于让大家帮助翻译的目的而加入群组织。真正讨论翻译理论与见解的却少之又少,所有的翻译者 - 无论是专职翻译或者现在流行的Freelancers,都是出于利益的角度来寻求翻译,就算是一本关于逻辑验算的现代科学漫画书,也是出于翻译价格的衡量,翻译时间的长短来决定翻译者的素质与数量。不由让人为渐行渐远的翻译质量与出版责任心更加忧虑。

我一直渴望能够有更多很实在的翻译学习与爱好者加入我们的讨论队伍。前段日子有位好网友给您的帖子出了一些好的意见与看法,我觉得这样很好。可惜在现实过程中这些真正的精英人才总是不得不为生活与工作奔波与平庸。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无法坚持与守恒的可叹之处。

然而不管如何,译林论坛建立了两年,它也会一直存在下去。尽管目前翻译风气萎靡,功利色彩浓厚。然而总有一块地区是纯净如瓦尔登湖畔一样的美丽淡雅,希望未来的金于专区也可以一直维持这样美好而纯学术化的讨论交流。
最近看到您一连发了很多稿件,有一些已经结合了目前翻译界时代更替与流行的特征。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由于您翻译的大多是维多利亚时代,浪漫主义时代或俄国黄金时代的作品,大部分文章很难让现今被包围在传媒控制的洗脑文化里被“惯坏”了的读者理解与喜爱。
但我坚持认为,这些人类历史上的瑰宝,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有其无与伦比的价值。那么能与现代结合起来散发文化碰撞,激励读者的兴趣,将会是未来比传统翻译者更具有创新思维的一件大事。

当然,循序渐进,思索进步。这是您与我,您与我们,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坚持学习与做的。我也会更加汲取您的守恒精神,让我的人生挥发出更多的一些光亮。

期待您更多的稿件。我也会努力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情。谢谢!

金于 2009-05-12 02:01
六致站长同志
Koloya同志,您好!
快速读了一遍你的信,正考虑怎样回复,恰好昨天晚饭时间(2009年5月11日下午5——6时) 收看了央视二频道著名主持人李咏的节目《咏乐汇》,他邀请了著名的文物收藏家马未都对话,也就是向大家简要地展现或介绍马未都先生事业成功的经历。最后马未都先生讲了自己的人生体念八个字:自信、坚强、认真、宽容。于是我想起了你的信,当时赶忙记下,现在半夜起床发稿给你。我也觉得,这四条(八个字)是事业成功必备的主观条件,当然还要有客观条件与机遇。另外,所谓“成功”,对不同领域不同职业的人,含义也不相同。我建议你闲时看看电视节目如《艺术人生》、《名将之约》、以及新近开播的《咏乐汇》等,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与主观条件思考、学习,会有益处。你最好多向这些成功的中青年人学习。时代不同了,如果我在你和他们这样的年龄,我也会向他们学习的。在我那个年代,谈钱色变,谁敢发财啊!马先生是绝对不会、不敢、也不可能做文物收藏家,像今天这样,办成了中国第一家私人文物博物馆!有一千多件珍贵文物,他卖去的一件文物价值两千多万!我27岁当教研室副主任(正主任是一位党外同志),仅仅因为我公开检查自己有“专有雄心、想当一流专家;红无大志,愿做普通党员”,结果就真的被“选掉了”这个职务,直到文化大革命后才恢复。现在看来,那也是对钱、财富、名利的一种极端看法。对于个人,为了生活与生存,赚钱养家糊口,没有钱怎么行?当然也不能走另外的极端。这个问题很大,很复杂,是人生观与世界观的大问题,人们的看法也很不相同。信就写到这里。晚安!金于

金于 2009-05-15 05:23
毛泽东时代的一首儿歌
昨天我在长春南湖散步,儿童游乐园播放儿歌,有一首是我熟悉的,以前也常教育儿女的儿歌,歌词是(不十分准确):“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送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在手,对我点点头,我高兴地对叔叔说,叔叔,再见。”这时我突然联想起前天上网发出的稿件。因为这儿歌真实反映了当时、即毛泽东时代的精神与风貌:对钱的看法,对儿童教育的重视,军民关系,警察的形象,等。虽然时过境迁,但儿歌记录的这种美德与优良传统将永存人间。2009年5月15日凌晨

金于 2009-05-15 12:53
Koloya同志,你好!
你从我的改名发出了“大智如愚”的人生感慨,显然你在感慨之余也是在真情地赞扬我。但我自己深知,我远不是“大智”,如果说我爱读书、会学习,而且一生勤奋好学,——我承认。谦虚谨慎的伟大教育家孔子就多次承认自己“敏而好学”,“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求真务实,不讲空话的他竟然抒发过“朝闻道,夕死可也”的豪情壮志,对学生与世人说过这样的豪言壮语。但孔子本人就明确申明自己不是不是“智、仁、勇”兼备的“圣人”,虽然后世给于他“大成至圣先师”这样崇高无比的称号。我老来认为:“大智”的美誉也许只可以授予那些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真正为人类做出突出贡献的伟人,首先是政治伟人,当然也包括伟大的科学家,以及其他领域的伟人。
当你用“大智若愚”称赞我的时候,我觉得似乎同时有人在笑我“大愚若智”哩!我是智还是愚?有时连我自己都感到困惑,所以才改名呀!我这次以真名实姓上网,也不知是聪明还是愚蠢,是祸还是福?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是“真聪明”还是“大傻瓜”?
知己之间,真话实说,聊以抒怀,仅供一笑!
金于2009年5月15日13时发稿

金于 2009-05-19 15:48
站长同志,你好!
我多次上网看到、但不知如何查到你告我的“新消息”。请告我如何去找。金于

Koloya 2009-05-20 22:49
曾老

您可以点
http://www.fanyicn.net/bbs/message.php
这个链接查看您的短消息.

每次匆匆来过. 找不到机会回复您的信件. 实在抱歉...

Koloya 2009-05-30 19:54
曾老,

您还好吗?祝您端午安康!

匆忙来过,问候您一声好。春天季节让人充满希望与生机,也混杂许多躁动与不安。尽管如此,也还是希望故人如旧,一切的一切,都在心底的希望里永生不灭。

往您保重身体,万事顺意!

By Koloya
2009-05-30

Koloya 2009-06-08 12:34
曾老,

请读这篇文章!

http://www.fanyicn.net/bbs/read.php?tid-4114.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致曾老 - 金于老先生.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3232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